事件

共享充电宝:涨价、上市、合并,“剩”者该如何破局?

  面对行业竞争的不断加剧,街电、搜电不得不“报团取暖”。

  作者 | 宁缺

  编辑 | 何缘

  继怪兽充电上市、小电科技赴港IPO之后,共享充电宝行业又出了一件新鲜事。

  近日,搜电发布公告称,街电与搜电已经完成合并,两大共享充电宝品牌所属母公司正式定名“竹芒科技”,继续深耕共享充电宝市场。

  根据公告,竹芒科技董事会由原搜电、街电的管理团队与投资机构共同组成。新的公司定位于“创新型消费场景智能基础设施的制造商和运营商”,旨在打造一个以物联网科技驱动的“新经济”平台。

  那么,街电与搜电此时合并到底有何深意,在共享充电宝巨头纷纷谋求上市的情况下,共享充电宝企业又将面临什么呢?未来的竞争关键点又在哪呢?

  街电和搜电合并“重压”之下谋求上市更高估值

  据公开资料显示,街电与搜电均成立于2015年,这一年也是“共享充电宝元年”。

  搜电凭借业内领先的“全产业链”布局和超2万人的“合伙人生态”,跻身共享充电宝代理模式第一梯队;而街电品牌作为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开创者之一,直营点位资源和精细化运营能力突出,品牌形象与用户体验始终是行业标杆。

  公告显示,目前,两大品牌合计用户规模已突破3.6亿,日订单峰值达300万单每天。

  反观同行巨头,根据招股书显示,截至2020年12月31日,小电科技拥有71万个点位,注册用户数为2.37亿,日峰值订单数为210万次,累计订单数为11亿次。怪兽充电则构建了包含超过66.4万点位的共享充电网络,累计注册用户超过2.19亿。

  也就是说,街电、搜电合并后,从用户数、订单等多个维度的数据已稳坐行业龙头之位,并远超其他玩家,是名副其实的行业第一。而且双方直营+代理的互补模式,将引领共享充电宝行业“直代模式”的探索与创新。

  但其实街电、搜电之所以合并,看似偶然实则必然。面对行业竞争的不断加剧,街电、搜电不得不“报团取暖”。

  最近共享充电宝巨头轮番上市——4月1日,“共享充电宝第一股”怪兽充电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;随后不久,小电也被传出在港递交招股书,冲刺港股IPO,腾讯为其第一大股东。共享充电宝行业似乎进入了焦灼的上市竞速阶段,作为体量远不及对手的街电和搜电,更需要联合起来划分更多市场规模以及减少内耗、提高估值谋上市。

  此前,艾媒咨询创始人兼CEO张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,“今年的共享充电宝市场是加剧整合、洗牌,以及资本套现的一年。一些共享充电宝公司选择合并,是因为自身体量不够大,合并进而打包上市,可以说是一个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。”

  但无论是通过上市获取更多融资和声量的怪兽充电,还是寄希望于合并获取更强竞争力的“竹芒科技”,都是急于在依旧激烈的战场厮杀到来之前储备更充足的弹药。

  上市背后的焦虑:

  小电去年亏损1亿元、怪兽上市股价低迷

  去年突然爆发的疫情重创了共享充电宝行业。各大商圈、社区、餐饮、酒店、旅游、影院等人流量大的行业场所都受到严格管制,共享充电宝订单量锐减、营收断崖式下跌。共享充电宝行业加速洗牌,进入了涨价、上市、合并的过程。

  共享充电宝行业的企业竞争是典型的“互联网”竞争,先圈地跑马,再提高价格。这也意味着,谁能获得更多的融资,谁在这个赛道就能占得更多优势。

  而随着互联网的马太效应呈现愈发明显的趋势,共享充电宝公司都想不断做大自己,以获得更多的流量、资金和资源。虽然共享充电宝企业纷纷谋求上市,但事实上,上市的光环不足以掩饰整个行业的低迷。

  4月1日,“共享充电宝第一股”怪兽充电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,然而股价开盘后不久甚至一度跌破发行价,最低跌超3%,此后股价一直低迷。

  另一家充电宝公司“小电科技”还仍在亏损当中。根据小电科技招股书显示,其在2018年、2019年和2020年营收分别为4.23亿元、16.36亿元、19.11亿元,过去3年净利润分别为-0.45亿元、1.94亿元和-1.07亿元。

  业绩难看的主要原因还是在于这个行业盈利模式单一,基本上各家的主要营收还是来源于共享充电宝租赁。而备受共享充电宝品牌企业期望的第二增长曲线“广告业务”却一直没有起色。以怪兽充电为例,其招股书显示,2020年产品租赁收入占据总营收的96.5%,但广告营收占比仅不足1%,几可忽略。

  但是,相比之下,共享充电宝的场地租金成本却居高不下。以怪兽充电为例,在一二线大城市采取直营模式,三线及以下小城市地区则是代理模式。

  直营模式需要一次性支付佣金和入场费,代理模式需要按月支付佣金。但这两项的费率都在逐渐上涨。招股书显示,怪兽充电的佣金费率从2019年的42.7%上涨至2020年的44.1%;入场费则从5.5%上升至14%,入场费涨幅高达260%。

  这也间接促成了共享充电宝越来越贵。自2019年下半年起,共享充电宝行业曾掀起多番“涨价潮”,租金从起初的1元/小时,涨到2元/小时。目前,共享充电宝已普遍涨到3元/每小时,涨幅达50%。

  那么,共享充电宝巨龙头轮番上市之后,共享充电宝将面临着什么呢?

  共享充电宝品牌上市后将面临什么?

 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,中国共享充电宝服务的市场规模在2016年至2020年期间迅速扩大,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51.1%,预计在2028年将达到人民币1,061亿元的总市场规模,且2020年后将以36.9%的年复合增长率进一步增长。

  市场虽然广阔,但盈利模式单一、入场费与佣金成本日益高企、用户增长见顶、产品同质化严重、用户粘性差、体验不理想等等,都在制约共享充电宝企业的未来。

  抛开自身问题不谈,如今的共享充电宝行业也暗流汹涌,竞争激烈。除了“三电一兽”外,云充吧、搜电、倍电、速绿等更后浪竞争对手不断涌现,带给了商户们更多溢价机会。

  而在美团与饿了么两家巨头的搅局之后,充电宝行业的未来看起来更加不可预测。

  另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,在共享充电宝越来越贵的同时,网售充电宝却越来越便宜。打开手机淘宝,笔者发现,大多数充电宝的价格在20元左右,且销量过万。

  人难免有疏忽遗漏,这也是共享充电宝前期迅速发展的原因。但那时候共享充电宝使用价格很低,只要0.5~1元/小时,然而现在的充电宝“今非昔比”,动辄每小时2~3元、人流量较大场所每小时4~5元甚至高达10元。

  共享充电宝过高的价格迫使更多用户选择自带充电宝,不再使用共享充电宝。反映在数据上,就是用户增长放缓。根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,共享充电宝的总用户规模从2017年的0.8亿人增长到2020年的2.9亿人,但增长速度却不断放缓,年增长率从104.9%降到56.3%,再降到15.6%。

  那么,在共享充电宝纷纷谋求上市之后,将会面临什么问题呢?未来竞争的关键点又在哪里呢?

  共享充电宝本质就是一个低天花板、低壁垒的小赛道生意。没有多大的涨价空间,也没有太大想象空间。

  所以,很多共享充电宝公司都将眼光放在了寻找“第二增长曲线”上。例如“竹芒科技”就将定位指向更加宽泛的“创新型消费场景”。除共享充电宝业务之外,竹芒科技已推出口罩机、体温监测仪等智能终端,发力智能硬件赛道。

  而怪兽充电早就在招股书中将自己定位为“科技消费公司”,并跨界白酒业务;小电科技其定位基础是“科技+营销服务”,希望通过自己的流量平台,把在内部跑通的数据分析能力进行赋能。

  对于共享充电宝来说,虽然行业远未到天花板,但前景实在是不明朗。快充技术的发展、电池续航技术的迭代提升、充电宝日益下滑的价格都给这个行业增加了无形的压力。无论是上市求融资以破局,还是选择强强联手抱团取暖,都难以掩饰行业的种种焦虑。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  • 引入“代理参与权”制度 微软将允许股东提名董事会成员

    雷锋网8月9日消息,据国外 科技媒体 报道,微软公司日前引入了代理参与权制度作为公司章程的补充,该制度将允许公司股东直接向董事会提名至多两名的候选人。理论上说,微软股东将可以对董事会施加更大的影响力,进而影响公司的战略。 根据该制度,微软将允许 [详细]

  • 美林总经理奔赴乐视 贾跃亭发微博“接驾”

    市场传闻已久的美银美林董事总经理Winston Cheng离职去向,终于水落石出。 8月17日,乐视CEO贾跃亭发微博正式宣布,Winston Cheng加盟乐视,将全面负责乐视全球投融资业务。 乐视在资本市场的拿手好菜就是令人窒息的生态化反,想必,此次也是用业务横跨电视 [详细]

  • 日媒:受挫中国市场,三星手机陷“看不到未来”窘境

    参考消息网10月9日报道 日媒称,三星智能手机一度在中国高居销量首位,曾具有极高人气。不过,由于中国企业的攻势,最近的供货份额暴跌至1%以下。三星手机在世界最大市场的存在感或将进一步下降。 《日本经济新闻》网站10月7日报道,一项最新统计显示,三星 [详细]

  • 阿里巴巴出售美版“淘宝”,还是想先做跨境电商

    在赴美上市之前,不差钱的阿里巴巴就已经将投资的支票簿带到了美国,广泛投资包括即时通讯应用、网络电商等在内的多家科技公司。不过,在迎来收获之前,阿里巴巴看来是要先尝一次失败的滋味了。 据道琼斯的消息,阿里巴巴正在出售旗下美国子公司11Main,买家 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