观点

支付宝基金罢工事件 到底谁在说谎?

 

在今天的媒体发布会上,蚂蚁金服金融事业部总经理袁雷鸣回应了前几天的基金罢工事件,他表示,支付宝一直是在下调费率。去年下半年将原来千分之六的行业惯例下调到千分之三,最近把计费方式做了统一,按照支付机构的惯例,将按存量计费改为按流量计费,因为支付机构的成本都是按照这个来统计的。

题中所说的基金罢工事件,是指前几日支付宝改变计费方式后,易方达、华夏、博时、国金通用、海富通等多个基金暂停与支付宝的部分合作,主要是货币基金和债权基金。

按照袁雷鸣的说法,计费方式改变后,费率是下调的,那么基金们为何会抛弃这个强势入口?考拉君辗转联系了部分基金公司和基金行业人士,却得到了完全不同的答案。

他们的说法是,如果按照流量计费,对基金公司来说,货币基金将完全入不敷出,甚至变成支付宝的刷单池。

几个基金公司都证实,目前和支付宝的合作关系和几天前公告所称的一样,权益类基金没有变化,只是暂停了货币基金和部分债权基金的合作。

那么,为什么问题出在了固定收益产品上?费率到底是上调还是下降,双方口径完全相悖,谁在说谎?

德圣基金研究中心首席分析师江赛春说,核心就在于货币基金和债权基金的特点,高频申购和赎回。也就是说,存量和流量可能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。对于支付宝所称的“此前按存量计费部分统计非常困难,难以准确计费”,他认为确实比计销量困难,但并不是不能做。

这里科普下所谓存量和流量。存量指的是年日均保有量,即申购量减去赎回量。流量则基本等同于申购量。一位基金公司人士称,在之前根据存量计费的时候,支付宝收取的费用占基金规模的0.1%-0.2%,分水岭大概以10亿为界限。而一旦按照流量计费,根据经验综合估算,费率会升至至少0.3%。这个数字对基金公司来说,已经是不能承受之痛,必须断臂。

这位人士还表示,货币基金通常管理费按基金资产净值的0.3%年费率计提,销售服务费按0.25%计提。而且很多公司还给投资者做了各种折扣和让利,部分基金通过网上交易的话可以享受三四折到一折的优惠费率。“按保有量计费总共最多才5个点的费率,支付宝如果按流量来收的话,很可能入不敷出。举个极端的例子,当天进出100亿的话,保有量是0,但支付宝要算流量的话,可是100亿。”

甚至有人“黑心”的阴谋论,认为基金会变成支付宝的刷单池。“如果支付宝拿出几个亿的资金每天不停的申购赎回,手续费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。”当然这个观点夸张了,土豪的支付宝也不是缺钱的主儿,但说明业内确实对这个新机制缺乏认同。

不过,袁雷鸣也说了,支付宝更多的是希望通过大数据、云计算和交易的平台,全面降低基金各项经营的成本,比如去IOE。通过云计算,只需传统IOE架构成本的三分之一到五分之一。以银行业为例,一年在IOE上的投入大概是1000亿人民币,如果能够全面推广云计算技术,可能只花两三百亿的人民币就能解决。大数据、云计算还能帮助基金获得海量、甚至全量的样本。相比之下,这方面下降的成本远远会超过千分之几的支付手续费。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  • 滴滴快的进军代驾前途堪忧?

    继拼车业务后,滴滴快的昨天宣布成立代驾事业部,正式进军代驾行业领域。 面临代驾行业巨大市场给予,有着BAT背景的滴滴快的自然不会错过。此前的代驾行业老大e代驾的CEO杨家军昨天在微博上淡定回应了滴滴快的切入代驾领域一事:岁岁不同,年年相似。有媒体 [详细]

  • “互联网+”的草根春天来了,传统企业该怎么办?

    2015年的春天继duang之后,互联网+又席卷而来,不管愿意与否,当一些贴着互联网+标签的草根逆袭传闻越来越频繁地敲击着耳膜时,传统企业还能觉得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和自己没关系吗? 到底什么是传统企业? 而与这个概念相对应的,是我们称之为草根的经济个体 [详细]

  • 如果众筹成为新的频繁交易手段,所有人就要小心了

    Paul Volcker曾经说过一句著名的话,他认为近些年来,真正实现了社会化的频繁交易方式就是ATM的出现。但是并非所有人都认同他的这个观点。GigaOM创始人、著名风投Om Malik就认为,众筹将会成为新的频繁交易手段。他认为,众筹能够降低投资成本,让更多的人参 [详细]

  • 初创企业创始人对于企业文化建设的10个误区

    初创企业创始人对于企业文化建设的10个误区,一些企业创始人和CEO,尤其是初创企业,总是简单的将企业文化理解为工作福利。更有甚者,还有人认为建立企业文化与CEO无关。 [详细]